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购红酒

大连最便捷、优惠的进口红酒网络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德国酒法与德国葡萄酒  

2010-04-28 08:47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典型的德国

  本来,德国也算是葡萄酒大国,怪有传统的。十九世纪末,一瓶上好的摩泽尔河(Mosel)的雷司令(Riesling),价钱——不仅是味道——令人咂舌。如今不行啦,不要说法国、意大利,就是“酿酒发展中国家”如加州、智利、南非,甚至澳大利亚的名气都比德国响,葡萄酒价钱一再暴涨。专家们都把责任赖在1970年的德国酒法(Das deutsche Weingesetz)上,特别是其中对葡萄酒的分级,更是众矢之的。

  这个酒法把葡萄酒分作两大类:普通酒,亦称餐酒(Tafelwein)和高质酒(Qualitswein)。高质酒对原料、加工等都有明确、细致的规定,要经过严格、繁琐的检验——我们是在德国,而普通酒除去常规的食品检查,不受特别的质量限制。

加不加糖,这是个关键

  德国人是个爱干净的民族,喜欢讲究纯洁,这也体现在酒法中。德国的啤酒有所谓的“纯净原则(Reinheitsgebot)”,即:在德国(起初是在巴伐利亚州)生产与出售的啤酒中,除了水、大麦与酒花,什么也不许加。1970年的酒法对葡萄酒也特别讲究单纯。

  酿酒发酵需要糖分。葡萄要含有充足的糖分,就需要日照。但是,中欧的气候偏偏是阴雨连绵,难见天日。种出来的葡萄,往往糖分不足。所以,在酿造时需要加糖。这却是德国的消费者与立法人不能接受的。所以,所谓高质酒,第一大忌讳就是加糖。原则上讲,一切高质酒都不许加糖,发酵全要靠葡萄本身的糖分。但是,因为气候的原因,这样规定未免太苛刻。所以,酒法特地网开一面,在高质酒加入了“特定种植区的高质酒(Qualit?tswein bestimmter Anbaugebiete 简称QbA)”一级。QbA允许在酿造时加糖,但其对葡萄品种和种植区域的选择、酿造工艺等等,都有严厉的规定。

  原则上讲,葡萄在枝上挂得时间越长,受到的阳光照耀就越多,糖分就越高,其芳香元素也越多,酿出来的酒越纯、越香、越有回味。假如老天作美,秋、冬阳光多,不下雨,气候干燥,葡萄酒可以在枝上成熟变干。这样,酒的品质就特别高。但在中欧生活长的人都知道,这不过是美丽的幻想。幸好有一种霉菌来帮酒农的忙,酒农们把它叫做“稀有霉菌(Edelf?ule)”。这种霉菌可以腐蚀葡萄皮,促进果肉中的水分蒸发,加快成熟、干燥过程。

  依照德国酒法,QbA以上的高质酒中,依照其采摘时含糖量的高低(按比重计),又分成珍藏品(Kabinett);晚采品(Sp?tlese);特选品(Auslese);颗粒特选品(Beerenauslese);和干颗粒特选品(Trockenbeerenauslese)等五级。颗粒特选品与干颗粒特选品由于它们在枝头悬挂时间特别长,葡萄颗粒的内容特别浓缩,酿出来的酒味道浓郁,都是极品。同时,由于葡萄大量丧失水分,所以产量也特别低。这些酒都非常昂贵。

  另外有一种所谓的冰酒(Eiswein),是在颗粒特选品或干颗粒特选品的基础上,等待葡萄颗粒上冻之后,立即采下来,带冰压榨酿造而成。由于冰酒产量太低,运输与销售划不来,所以绝少在市面上见到。同时,由于冰酒集中地体现了一个酒农的种植与酿造技艺,常常被送到葡萄酒检验机关或博览会上,去博取奖牌。

酒法害了德国葡萄酒的质量与名誉

  “德国制造”在世界上享有盛誉。因为,德国产品规定严,做工精,反复检查,一丝不苟。但这只适用于工业产品。农(文章来源:华夏酒报·中国酒业新闻网)产品的质量常常不能用物理、化学标准来衡量,而是彻头彻尾的“口味问题”,这里特别需要农民的想象力与创造力。在评定优劣时,要靠那些超级鼻子和超级舌头,再精密的仪器也派不上用场。葡萄酒好喝不好喝,除去其中的糖、酸与酒精,很多测不出来的元素,都起着重要的作用。特别是它们之间相互的配合,更是个心里知道,嘴上说不出的东西。德国酒法恰恰违背了这个原则,企图用物理、化学测量来代替人的嗅觉和味觉。按照这个法律,只要葡萄足够成熟,含糖量够高,就一定能酿出好酒。

  此法一出,不论优劣,大家都争着造甜酒。只要葡萄熟、糖分高,都可以入极品。另外,还特地培养了很多早熟、高产、抗病力强的杂交品种。大部分原来种植雷司令(Riesling)的地段,都改种这些“新品种”了。结果,酒味越来越淡,喝起来象甜酸汽水。加上众多酿制精细、有特色的小酒农纷纷倒闭,工业化大批量产品充斥市场。

  杜工部有句诗说“户大嫌甜酒”,消费者喝多了这种甜而无味的“酒”,也厌了。于是,德国葡萄酒的名声一落千丈,价格也跟着跌下来。价格越低廉,酒农的盈利就越少,就更被迫提高产量,而高产又反过来压低酒价。年景不好,酒农收入当然不好;而好年景,产量高,价格下跌,酒农的日子又不好过。于是,年年靠欧共体补贴。如此恶性循环,不可遏止。

  最近十年来,一些有勇气、有远见的酒农,看到问题的关键,重新恢复雷司令的种植,精工细作,降低产量,强调特色,拒绝大路货,才使得德国葡萄酒在世界上的地位有所回升。离我家不远的萨尔河畔有个小小村子,名叫Wiltingen,这里有位叫Egon Muller的年轻酒农,经营着一片13公顷的雷司令园。他酿出的特选品雷司令酒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白葡萄酒。几年前在世界名酒拍卖上,一瓶1990年的Egong Muller zu Scharberghof的Riesling Auslese竟达到了三十多万美金的价格。他是德国新酒农的典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